首页 > 版权新闻 > 正文

中国数码版权集团 领跑数字音乐市场
2012-09-21 21:46:21   来源:比特网   评论:0 点击:

  “非常期待中国有一个标准,能够帮助中国音乐更快更强地走出去;同时,也希望利用我们的双重身份,帮国内的内容商拓展海外业务。”——许东升

  “现在国内最缺的是技术平台,和一个与国际接轨但又适合中国特色的版权交易标准。”中国数码版权集团主席许东升一语中的。

  7月17日的酷夏,在中国数码版权集团位于莱锦创意产业园的大本营里,许氏兄弟并肩而坐,和颜悦色,与《融资中国》记者聊起晦涩难懂的数字版权,以及他们雄心勃发的宏图大志。

  集团行政总裁兼执行董事许东棋为我们讲述中国数码版权集团是一家以在内容提供方和渠道商之间建立公平、具有第三方身份的技术为核心,整合音乐与体育产业链的娱乐公司。在美国,IMG和CAA均是规模超大的综合类娱乐公司,这也正是中国数码版权集团未来发展的方向。

  兄弟联手 其力断金

  哥哥许东升沉稳细腻,工作兢兢业业,追求并能深刻理解完美的性格恰好佐证了处女座的个性分析;弟弟许东棋温文尔雅,目光敏锐,闪耀着魅力光辉的正直秉性恰是天秤座的性格特征。彼此互补的性格让兄弟二人各司其职,配合默契。

  在“合体”打拼事业之前,两兄弟有着各自的事业轨迹。国立政治大学(台湾)法律专业毕业的许东升曾任职日本大型跨国商社集团顾问,并参与多项大型投资项目,亦曾担任香港联交所创业板上市公司执行董事及主席。而毕业于台湾辅仁大学经济学专业的许东棋曾任职航空公司、在香港联交所创业板上市公司任职执行董事,在管理、营运及策略规划方面拥有十年以上经验。在许东升已近不惑之年时,开始重新思考未来的人生。此时,擅长实业经营的许东棋给了他莫大的支持,俩人一拍即合,决定挥手过去,联手创业。

  早在2002年10月,中国数码版权集团就已成立,面向中国和海外数字产业提供多元化创新服务的技术开发和文化产业营销管理。2003年,集团在香港联交所上市。2007年,许氏兄弟看到了中国数字音乐市场500多亿元(其中电信运营商300亿)产值的商机,在大陆成立了集团旗下两大子公司北京易来申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联易汇众科技有限公司,分别从事数字音乐分销渠道的版权管理系统开发、技术维护和数字音乐版权内容的代理与投资业务。

  “以音乐版权为例,音乐从黑胶唱片、CD到数字音乐,变化非常快。国外在十几年前就开始进入数字音乐时代,在版权的管理上用比较科学的方法去处理。数字音乐版权的管理包括从海量音乐的分类管理到音乐在不同终端上被消费的数据统计分析,以及后期的利润分配计算等一套完整的系统,一个数字音乐从上传到利润分配到被下载或购买等,都可以通过这个技术平台清晰透明地展现。”许东棋对《融资中国》记者说。

  “音乐版权的应用包括电信、网络、公共播音、卡拉OK等,其分配有很多复杂的计算,包括权利人、邻接权、著作权、词曲、转授权或共同持有等。然而在中国即便到今天,还有很多版权管理和交易都停留在人工阶段。我们公司的核心价值是以版权管理技术为起点,未来接轨国际,甚至未来可以让权力人和使用人直接交易,我们就是一个服务的平台。”许东棋进一步解释。

  “以整个分配来看,任何内容方都非常需要版权交易平台统计的信息,信息本身的价值非常大,代表了广告的价值。另外内容商还有向下分配的需要,比如国际大唱片公司,它并不是一个单一的整体,往下还有很多个体,巨星们有自己的工作室,还包括词曲和相关支撑人,这个产业链很长,科学地分配很重要也有很大需求。我们一直推动做这件事情。”许东升对于未来的中国市场相当笃定。

  科技为媒 整合上下游产业链

  正式进军大陆市场短短五年,中国数码版权便取得了漂亮的成绩单,从强势内容的代理到版权技术平台服务,再到多元化终端合作,形成了一条完善的产业链:2010年12月取得三大国际唱片公司环球、华纳和索尼唱片之合组公司万事达音(OneStopChinaLimited)之独家授权;2011年,与联通展开数字音乐业务合作,现已覆盖全国各省的中国联通音乐平台,为所有联通用户提供第一手流行音乐服务与中外经典歌曲;同年,集团先后与体奥动力(北京)体育传播集团和北京少城时代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建立资本合作与业务联营;现旗下的体奥动力(北京)体育传播集团拥有中国规模最大的体育电视转播权和分销权,占半数以上市场份额;2012年初,取得目前全球最受欢迎的日本3D全息投影虚拟偶像《初音未来》的全部系列歌曲在中国的独家代理权,为海外音乐在中国合法授权使用,取得一大进展。

  “我们和很多电信商多年前就开始合作了,合作范围从内容提供到对权利者做一些版权的管理。体育版权部分,包括国内主要电视台都是我们合作的对象。网络部分,现在我们也开始和视频网站合作,只要是需要做到版权管理的部分,都是我们合作的对象。”许东棋进一步对版权合作业务进行了描述。

  “内容提供方和渠道商之间势必得有一个非常公平的、具有第三方身份的技术能力非常强的公司在中间,国内需要这样的角色出来。”许东升总结中国数码版权的优势:第一,团队在海外有超过10年以上运作的经验,而非一个新的技术公司,从信用上也取得了国际主要内容商的信赖。第二,海外建立版权交易标准时,中国数码版权集团是主要的参与者,这是其比较核心的竞争力。“我非常期待中国有一个标准,能够帮助中国音乐走出去更快、更强。也希望将来利用我们国内加上国际的身份,帮国内的内容商在海外做很多工作。技术本身的意义并不只在它占有多少技术,其真正的价值在于帮助市场的扩大。”中国数码版权正如许东升所希望的,不仅领跑行业发展,也将推动整个市场的发展和扩大,这才是企业自身最有价值的部分。

  过度资本化不好

  在国际上,类似中国数码版权集团这样的公司是以平台的服务收入为核心价值的。“但我们在中国的做法稍微有些修改,收入因公司发展阶段不同来自几块:一开始版权代理作为我们很重要的收入,未来,其渐渐会走向一个平台,我们会尽量减少那部分的角色,因为我们不能既当裁判,又兼球员。第二阶段着重做市场的扩大,其实上游阶段我们一直处于投资的角色,如果整个市场变大,整个上游价值也会越来越增加。”许东棋详解。

  “我觉得任何一个成熟的概念都必须经过市场真正的考验,才让它去放大。应该在某个较成熟的架构上,大家再来做资本的扩大,证明这个方向是对的。不过这一两年开始回归到比较理性的程度了。过度的资本化是对这个行业不利的。”许东升向记者讲述了他对于资本化的理解。 

相关热词搜索:中国 数码 版权 数码版权 数字音乐 市场

上一篇:百亿演出市场遇困境 探版权乱象解决之道
下一篇:数字版权贸易成效初现 利益天平不均衡制约发展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