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司法保护 > 正文

西安曲江影视公司、黄卫红委托创作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18-10-28 15:47:33   来源:   评论:0 点击: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7)最高法民申3382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西安曲江影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陕西省西安市曲江新区雁期路****号雁期广场*号楼*层。
法定代表人:梁英建,该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波,陕西雅世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黄卫红,女,1967年4月23日出生,汉族,住陕西省西安市灞桥区。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吴建,男,1954年4月28日出生,汉族,原西安天拓影视传播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住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黄凌,男,汉族,1973年12月12日出生,原西西安天拓影视传播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住北京市西城区。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谭嘉,女,1970年9月9日出生,汉族,原西安天拓影视传播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住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
一审第三人:刘杨,女,汉族,1986年11月8日出生,原西安天拓影视传播有限责任公司清算组成员,住甘肃省白银市平川区。
一审第三人:郭娟,女,1960年8月22日出生,汉族,原西安天拓影视传播有限责任公司清算组成员,住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
再审申请人西安曲江影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曲江公司)因与被申请人黄卫红、吴建、黄凌、谭嘉及原审第三人刘杨、郭娟委托创作合同纠纷一案,不服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陕民终69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曲江公司申请再审称,1.一审、二审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错误,前后矛盾。《下辈子还做我老爸>代理发行合同》中已经对乙方的发行权利做出确认,乙方的义务为促成甲方与第三方签订发行合同,授权委托书及发行许可证并不影响其履行发行合同,二审法院的认定与电视剧代理发行习惯不相符。曲江公司虽然与他人签订了《电视剧播映权转让合同》,但原西安天拓影视传播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天拓影视)未向曲江公司交付母带,曲江公司根本不可能履行合同,并不影响黄卫红及原天拓影视继续发行《下辈子还做我老爸》电视剧,其也未向法庭提交任何证据证明曲江公司的行为对其履行合同有影响。《代理发行合同》期满后,曲江公司开始发行该剧,并不违反合同约定及法律规定,二审法院认为合同到期后曲江公司的发行行为违反了《代理发行合同》的约定,与事实不符。曲江公司为已知债权人,但天拓影视违法注销、清算,根本未通知曲江公司,导致曲江公司不能及时提出异议,二审法院认为无证据证明天拓影视为了逃避义务而注销公司,无法律及事实依据。2.二审法院适用法律及合同条款错误。转让合同第八条第三款规定:因政策变动等因素,不能履行合同或不能如期履行合同的一方不承担因此而引起的责任。该条款不适用于本案,二审法院引用该合同条款属于适用法律错误。故请求再审本案。
本院经审查认为,
(一)关于发行授权书及发行许可证是否属于先履行抗辩
曲江公司主张授权书及发行许可证不影响合同乙方天拓影视及黄卫红(以下简称天拓方)对合同发行义务的履行,理由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天拓方的义务在于促成曲江公司与第三方签订协议,有无授权书及发行许可证并不影响其履行义务;二是,天拓方在无发行许可证的情况下,已经与一些电视台进行洽谈,因此发行不受发行许可证的影响;三是,本案合同已经授予天拓方发行权,勿需另行签署授权书。
本院认为,首先,电视剧发行许可证是电视剧获准合法发行的证明,电视剧发行许可证是发行合同有效履行的前提,因此作为电视剧的著作权方,其有义务向发行方出具发行许可证;其次,发行合同可以作为电视剧制作方授权发行的证据,但是由于合同涉及多项条款及具体内容,包括使用费等约定,一般属于合同当事人的秘密,依据电视剧发行的惯例,电视剧制作方一般会另行签署发行授权书,以便于发行方联系、商谈、履行发行义务。因此,一审、二审判决认为,曲江公司有义务将电视剧发行许可证交付天拓方,并签署授权书,符合合同应有之义。上述义务是发行方履行发行义务的保障,在曲江公司未履行该义务的情况下,发行公司有权行使先履行抗辩权,拒绝履行。至于曲江公司所持天拓方在无发行许可证的情况下,已经与一些电视台进行洽谈的理由,不能支持其主张,相反证明发行方具有履行合同的诚意。
(二)关于曲江公司与他人签订播映合同的性质
曲江公司主张,由于天拓方不履行合同,其自行与他人签约系减少损失的自救行为。本院认为,在本案中,首先是曲江公司未履行出具发行许可证的义务,并未履行出具授权书的协助义务,给天拓方履行义务带来实际困难。其次是,本案曲江公司取得发行许可证的时间是2014年8月19日,其于2014年9月17日便自行与他人签订了电视剧播映权转让协议,合同约定天拓方独家发行权的时间为电视剧发行许可证一年内,曲江公司在发行许可证取得不到一个月时间内便自行与他人订立播放合同,与其关于天拓方长期不履行合同,其为减少损失自救的主张明显不符。曲江公司的行为属于违反合同的行为,而且属于根本性违约行为,天拓方据此不再继续履行合同并无不当。
(三)关于其他问题
关于曲江公司提出的引用合同条款、合同期满的发行性质认定问题,二审判决论述不妥,本院予以纠正,但不影响本案判决结果正确。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西安曲江影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秦元明
审判员  马秀荣
审判员  李 嵘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十三日
书记员  王 晨

相关热词搜索:合同纠纷 委托创作 创作合同 创作

上一篇:西游记作曲家许镜清讨著作权 蓝港在线被判侵权需赔17万元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